<nobr id="20ojx"><delect id="20ojx"><pre id="20ojx"></pre></delect></nobr>

    <nobr id="20ojx"></nobr>
    <p id="20ojx"></p>

    <menuitem id="20ojx"><optgroup id="20ojx"></optgroup></menuitem>
  • <track id="20ojx"><div id="20ojx"><em id="20ojx"></em></div></track>
  • <strong id="20ojx"></strong>
    您當前的位置 : 中國甘肅網 >> 甘肅文化 >> 歷史珍聞

    【溯源甘肅】先秦至西漢初期的敦煌與河西

    2024-01-11 09:35 來源:中國甘肅網-甘肅日報

      原標題:【溯源甘肅】

      先秦至西漢初期的敦煌與河西

      敦煌壁畫上河西走廊各民族進行貿易的場景。

      莫高窟第323窟壁畫《張騫出使西域圖》

      敦煌雅丹地貌 本版圖片均為資料圖

      本報特約撰稿人 鄭炳林

      對于漢武帝取得河西、設置敦煌郡之前的敦煌歸屬和居民以及建置沿革,歷史文獻有零星的記載。匈奴進入河西地區之前,河西和敦煌地區生活的主要是烏孫和大月氏人。周穆王西巡見西王母樂而忘歸發生在河西走廊的酒泉到敦煌一帶,敦煌文獻中留下了關于這方面的記載。由于歷史久遠,且夾雜有很多傳說成分,這些珍貴的歷史記載變得撲朔迷離。為了還原先秦至西漢初期敦煌歷史的原貌,有必要對這些記載進行探索。

      烏孫、大月氏時期的河西與敦煌

      秦至西漢初年,敦煌河西地區居民應當進行過三次更替。首先是烏孫人生活時期的敦煌。烏孫最早生活的地方和大月氏一樣,在敦煌間。大月氏遷徙至懸度北部之前,居住地是烏孫故地。烏孫人生活的地方就是西漢政府準備遷徙烏孫并進行安置的地方。張騫出使烏孫時,漢武帝給烏孫預留的地方在哪里,是整個河西走廊還是僅僅是敦煌?

      從《漢書·張騫傳》的記載中得知,首先烏孫的故地是在敦煌、祁連間;其次張騫向漢武帝建議將烏孫遷徙回故地的時間是在渾邪王投降漢朝的元狩二年之后的兩年,即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元朔六年(公元前123年),張騫因從大將軍擊匈奴知水草處而軍得以不乏得到封侯,張騫失侯的時間是元狩二年擊匈奴后期。張騫出使烏孫的時間是元狩四年,這個時期西漢政府雖然得到河西,但還沒有設郡,僅在河西地區駐軍屯守?!稘h書·武帝紀》記載元狩二年渾邪王投降漢朝,當時就設置了武威、酒泉郡。此外如《史記·匈奴列傳》《漢書·匈奴傳》等都沒有記載酒泉郡的具體設置時間,如果結合《漢書·武帝紀》的記載分析,“以其地為武威、酒泉郡”實際上是元狩二年之后做的事情。就是說元狩二年渾邪王投降漢朝后金城河以西至鹽澤空無匈奴,西漢政府在這里也沒有進行任何政區建置。從元狩二年渾邪王投降漢朝到元鼎二年這七年時間里,西漢政府僅在河西駐軍屯田,如何對河西這塊新得到的土地進行管理,漢武帝還沒有一個想法,直到張騫建言招來烏孫東居河西,都不想直接管理。因此烏孫的故地是哪個地方就很明確,就是河西地區。

      秦漢之際大月氏人的生活地區和烏孫人一樣,都是在河西地區。大月氏人最初是和烏孫人共同生活在河西地區,后來趕走烏孫人獨居河西地區,還是原先就與烏孫人共同生活在敦煌河西地區,文獻中沒有明確的記載。

      《史記正義》曰:“初,月氏居敦煌以東,祁連山以西,敦煌郡今沙州,祁連山在甘州西南。”明確了大月氏的生活區域是張掖西南祁連山之西到敦煌,即酒泉、敦煌間。據此推測,大月氏將烏孫人驅逐出河西之后,烏孫人實際上投靠了匈奴,部落人民都歸屬了匈奴,并在匈奴的幫助下逐漸強大起來,在幫助匈奴打敗大月氏后重新在匈奴西部建立了政權。而大月氏人驅逐烏孫人,整個河西地區包括南山一部分歸屬于大月氏。大月氏被匈奴打敗后,部分大月氏人南遷到南山,羌人將其稱為小月氏,因為歸屬諸羌,有時將其稱為南山羌。因此,南山作為方位泛指祁連山及其以南地區,作為地名指青海海西州的所在地德令哈附近,作為地域政權指以小月氏為主建立的狼何羌,因為他們是從大月氏中分裂出來的,所以很多時候稱之為小月氏。

      匈奴統治時期的敦煌與河西

      匈奴主要生活在秦朝以北的地區。秦代西部臨邊主要有三個郡,即上郡、北地郡和隴西郡,其中上郡是奪匈奴河南地設立的。秦代置北地郡、隴西郡,沿著黃河修筑長城,這個長城就是西起臨洮并沿河修筑的屏障。

      西戎是秦對西北少數民族的統稱,其中包括義渠胡等。漢朝初年基本上維持秦代面貌,西部疆域主要控制在黃河沿線,主要有隴西郡和北地郡。隴西、北地就是西漢初期最西部的邊界。直到漢武帝即位初期,隴西郡、北地郡都是西漢政府所能控制的最西部疆域范圍。而西漢鄰接的河西地區,就是在漢朝初年被匈奴所占領。

      根據《史記·匈奴列傳》《漢書·匈奴傳》,匈奴進入河西走廊是匈奴冒頓單于時期的事情,匈奴西鄰大月氏、氐、羌,氐人生活的區域是隴西郡南部,羌人生活的地區是隴西郡的西部。

      根據《漢書·匈奴傳》,匈奴在冒頓單于之前,西鄰大月氏、氐和羌。冒頓單于之后,匈奴強盛,打敗大月氏占領河西走廊之后,西部疆界有所變化,西接氐、羌。匈奴右王位于上郡以西,鄰接大月氏和氐、羌。楚漢之際,劉邦與項羽相爭,疲于兵戈,冒頓單于率部西擊大月氏,進入敦煌河西地區,河西成為匈奴右賢王管轄下領地,這樣匈奴西部就與羌、氐鄰接。漢高祖白登之役后,漢與匈奴相安無事,至漢文帝四年,匈奴單于遺漢書稱:罰右賢王,使之西求月氏擊之。以天之福,吏卒良,馬強力,以夷滅月氏,盡斬殺降下之。定樓蘭、烏孫、呼揭及其旁二十六國,皆以為匈奴。

      匈奴冒頓對河西大月氏的戰爭發生在漢文帝四年之前。這次戰爭,匈奴將大月氏直接驅趕到中亞地區,其管轄范圍到達了羅布泊地區,而勢力控制范圍到西域地區。由此,在匈奴進入河西地區之前,河西地區生活的主要是大月氏人,大月氏人緊鄰氐、羌,西部與樓蘭等西域二十六國相接。匈奴南下進入河西地區之后,這里就成為匈奴右賢王管轄下渾邪王、休屠王部落屬地?!妒酚?middot;大宛列傳》記載大月氏被匈奴大破之后遁逃到匈奴之北,實際上是匈奴之西。大月氏退出河西走廊,河西走廊成為匈奴右部管轄下的地方。匈奴右賢王的控制范圍有多大,《史記·大宛列傳》記載:而樓蘭、姑師邑有城郭,臨鹽澤。鹽澤去長安可五千里。匈奴右方居鹽澤以東,至隴西長城,南接羌,鬲漢道焉。就是說隴西郡西鄰匈奴右賢王的轄區,主要標志是隴西郡的長城;西部以羅布泊為線與樓蘭、姑師相鄰。

      匈奴完成對河西地區的控制時間,應當是漢高祖被圍白登之前?!稘h書·酈陸朱劉叔孫傳附婁敬傳》記載:“高帝罷平城歸,韓王信亡入胡。當是時,冒頓單于兵強,控弦四十萬騎,數苦北邊。”說明冒頓單于已經完成內部的統一,西邊擊敗大月氏,東邊降服了東胡。根據《史記·衛將軍驃騎列傳》的記載,元狩二年,霍去病出北地,逾居延,過小月氏,攻祁連山,得酋涂王,獲五王、五王母、單于閼氏、王子五十九人,相國、將軍、當戶、都尉六十三人,斬首虜三萬二百級。鷹擊司馬趙破奴斬遬濮王、捕稽沮王,校尉高不識從驃騎將軍捕呼于耆王王子以下十一人。從霍去病等人的這些戰功中我們得知,匈奴河西地區及其附近都有匈奴的哪些部落,由此得知河西地區是匈奴右部的政治中心所在地。漢武帝元狩二年,匈奴渾邪王殺休屠王投降漢朝,金城河西并南山至鹽澤空無匈奴,可知河西地區主要生活的是匈奴右部的渾邪王和休屠王等。

      《漢書·西域傳》記載:“孝武之世,圖制匈奴,患其兼從西國,結黨南羌,乃表河西,列四郡,開玉門,通西域,以斷匈奴右臂,隔絕南羌、月氏,單于失援,由是遠遁,而幕南無王庭。”這就是秦漢之際,河西地區居民變化、政權更替的主要脈絡。

      張騫出使西域行經敦煌河西

      在漢武帝取得河西地區之前最大的壯舉就是張騫出使西域。張騫出使西域就是為了聯合大月氏共擊匈奴,打通西漢同西方聯系的通道,同時收取西域地區諸方面的信息。

      張騫出使西域行經的地方主要是羌中,羌中所指,應該是羌人生活的地區,即洮河以西的河湟地區和柴達木盆地。按照《括地志》的記載,臨洮應當是羌中的一部分,實際上按照秦朝的疆域范圍,秦的西部疆域到臨洮,鄰接羌中,即羌人生活的地區。根據《漢書·靳歙傳》:“從定三秦,別西擊章平軍于隴西,破之,定隴西六縣,所將卒斬車司馬、候各四人,騎長十二人。”靳歙平定隴西郡之后沒有西行用兵,說明隴西郡是秦漢之際中原政府管轄的最西部之郡,隴西郡管轄有六個縣?!稘h書·酈商傳》記載:“沛公為漢王,賜商爵信成君,以將軍為隴西都尉。別定北地郡,破章邯別將于烏氏、栒邑、泥陽,賜食邑武城六千戶。”酈商應當是接替靳歙出任隴西郡都尉,從隴西郡出兵平定北地郡,說明隴西郡緊鄰北地郡,這兩個郡是當時中原政府管轄的最西部的兩個郡。另外據《漢書·爰盎傳》記載,爰盎(袁盎)曾調為隴西都尉?!稘h書·晁錯傳》記載:“高后時再入隴西,攻城屠邑,驅略畜產;其后復入隴西,殺吏卒,大寇盜……自高后以來,隴西三困于匈奴矣,民氣破傷,亡有勝意。”“今使胡人數處轉牧行獵于塞下,或當燕代,或當上郡、北地、隴西,以候備塞之卒,卒少則入。”表明漢文帝時西漢與匈奴相鄰的是上郡、北地郡、隴西郡。

      西漢與匈奴鄰接河右安定郡,而漢武帝末年才設置安定郡,也就是說,西漢政府取得河西之前,安定郡還沒有設置。

      西漢初期與河西一帶匈奴接觸的主要是隴西郡和北地郡,隴西郡最西部管轄范圍約沿著黃河西起臨夏積石山縣,東到青城,從這里往西經匈奴管轄的河西走廊,最好的行經路線是經蘭州、永登翻越烏鞘嶺進入河西走廊。但是筆者推測張騫的行經路線是從蘭州翻越烏鞘嶺,沿著祁連山北麓經匈奴與羌人的接合部往西到西域地區,所經過的地區主要是河西走廊和西蒙古高原。張騫從自己親身經歷得出當時通使大月氏的情況:“今使大夏,從羌中,險,羌人惡之;少北,則為匈奴所得。”羌中道必須經過青藏高原或者祁連山脈,道路艱險不僅表現在諸羌部落間往往積怨有仇,行旅生命安全得不到保障,而且匈奴與諸羌的交通都不是很順利,張騫西行更是這樣。諸羌與西漢關系并不密切,特別是作為附屬于羌和匈奴的小月氏更是這樣。所謂少北,就是靠近匈奴地區行走,往往被匈奴捕捉。這次張騫沒有從羌中道前往西域,而是出隴西經匈奴,從而為匈奴所得。

      張騫被匈奴俘虜后,在匈奴生活了十余年。他的活動區域主要在河西走廊及匈奴的右方地區,這可以從漢武帝對匈奴的戰爭中得到證實。張騫被封博望侯,主要功績是出使西域和作為衛青的行軍向導取得勝利。元狩二年,霍去病分別從隴西郡、北地郡出兵攻打匈奴,都取得了勝利,除了趙破奴對匈奴地區情況很了解外,很可能得益于張騫出使西域得到的情報信息。最了解匈奴右方河西地區的山川形勢和物產水草的,只有在這一帶生活了十余年時間的張騫,因此敦煌河西地區的取得應當是張騫的主要貢獻。

      張騫出使西域就是要聯合大月氏共同對付匈奴,由于大月氏適應了西域的環境,不愿與匈奴為敵,顯然沒有達到預期的目的。但是“騫身所至者,大宛、大月氏、大夏、康居,而傳聞其旁大國五六,具為天子言其地形所有”。這些信息的獲得,使漢武帝增加了對西域的了解,特別是增強了漢武帝出兵征伐匈奴的決心。獲取西域地區的信息是張騫出使的主要目的,了解出使地方的風土人情、山川形勢等幾乎是漢代使者的共同職責,如張安世長子張千秋與霍光之子霍禹以中郎將擊烏桓回,謁大將軍霍光,“問千秋戰斗方略、山川形勢,千秋口對兵事,畫地成圖,無所忘失”。同樣漢武帝也向張騫詢問西域的山川地形和人物物產等信息。這些信息在西漢對匈奴戰爭的勝利中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張騫出使大月氏收集的情報主要有漢朝通往西域的交通道路,此外還有西域各國的物產、氣候、居民等內容。由此得知,張騫生活在匈奴右賢王管轄地區,在這十余年時間,他主要收集了匈奴地區的交通和自然環境等情況,這也為他以后在漢武帝出兵攻打匈奴的戰爭中充當向導儲備了知識。當然有些是他實際勘察的,有些是打聽到的,如西南夷通西域的消息就是道聽途說,漢武帝通西南夷的戰爭檢驗了該消息的不可靠。但是在他親身經歷的地區戰爭進行得非常順利,這些都得益于他情報的準確。

      張騫從河西走廊西行,從西域返回的路線同樣也是計劃經河西走廊。張騫從西域地區返回,原計劃是經過羌中道,避免被匈奴抓到,但是最后還是沒有幸免。是他沒有走羌中道還是經過羌中道時被某個政權所俘交給匈奴?筆者認為應是后者。張騫從西域返回時被俘的地點是哪里?筆者認為是在羅布泊地區,因為這里是匈奴與西域諸國接合部,羅布泊之東是匈奴管轄區。根據《史記·大宛列傳》,樓蘭、姑師邑有城郭,臨鹽澤。“匈奴右方居鹽澤以東……南接羌,鬲漢道焉。”姑師即車師,樓蘭在羅布泊西南部,張騫從西域返回很顯然是傍南山走羌中道,即從疏勒經莎車、于闐、且末、樓蘭,樓蘭往東是匈奴控制區,往東南經婼羌、狼何羌準備過柴達木盆地到湟水流域,最終到西漢隴西郡,這就是羌中道,歷史時期這條道路經常被使用。但是在某個環節出了問題,導致復為匈奴所得。鑒于當時小月氏與匈奴之間關系甚好,而張騫經羌中道東行首先必須經過婼羌和狼何羌,所以他很可能就是被狼何羌俘虜送給匈奴的,而不是被匈奴俘虜的。

    版權聲明:凡注有稿件來源為“中國甘肅網”的稿件,均為中國甘肅網版權稿件,轉載必須注明來源為“中國甘肅網”。

    西北角西北角
    中國甘肅網微信中國甘肅網微信
    中國甘肅網微博中國甘肅網微博
    微博甘肅微博甘肅
    學習強國學習強國
    今日頭條號今日頭條號
    分享到
    日产一区日产2区,野花韩国高清在线观看视频,fuqer,最刺激的交换夫妇中文字幕

    <nobr id="20ojx"><delect id="20ojx"><pre id="20ojx"></pre></delect></nobr>

    <nobr id="20ojx"></nobr>
    <p id="20ojx"></p>

    <menuitem id="20ojx"><optgroup id="20ojx"></optgroup></menuitem>
  • <track id="20ojx"><div id="20ojx"><em id="20ojx"></em></div></track>
  • <strong id="20ojx"></strong>